© 非衣好多洛|Powered by LOFTER
請勿搬運,作者三觀炸裂人蠢智障,關注三思,ky催更自覺滾蛋ᙏ̤

📍因特拉肯,施皮茨,瑞士🇨🇭




想了一下最早開始寫這些隨筆也是起源于蘇黎世的,那就接著蘇黎世寫吧。關于瑞士在短暫地拜訪了一下交通樞紐的蘇黎世之後我去了周邊的因特拉肯。說是慕名前往一點也不過分,因爲這次想去的地方是聞名遐迩的歐洲屋脊少女峰。

因特拉肯跟蘇黎世不一樣,她真的是會讓人一見鍾情的地方。

或者說這裏可以禁得起你所有的想象。



原來爲了讓旅行不會太失望我們總是束縛著自己的想象力,生怕腦海裏描繪的賣家秀和現實裏的買家秀落差巨大。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瑞士,突然柳暗花明一般--請大膽的幻想,她總會比你想象中的要更美!青空,流雲,豔陽,白雪,遠山,碧水,再加點獨特的民居和生活情調,無敵了。你所有美好的幻想仿佛都在這一刻被捧到面前,就差一個去享受的人了。

並且有趣的是,似乎每個時間段都會有不一樣的景致。比如正午十分的雪山和雲彩因爲有陽光的點綴二者顯得飛外和諧與美好,融洽的像是兩個好朋友手拉手。到了太陽落山,或者說從下午開始,山間的雲就開始不安分起來了,躁動的她們開始洶湧起來,配著風,翻滾,升騰,開始吞噬山峰。而晚間的山真的也顯示出了自己不友好,或者說真正帶有棱角感的蒼涼,黑夜裏是從遠處是看不見他的,但當你走近一點會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壓力,鋪天蓋地向你迎面壓來,仿佛黑暗裏的巨獸正摸著爪牙冷冽地注釋著你。這和白天完全不同。

晚餐時間我決心去試一下當地名産——芝士火鍋。

其實我沒有很喜歡芝士,但是在來因特拉肯的路上遇到了一位瑞士小姐姐。她很喜歡中國,我們聊了一路,她讓我介紹了中國的城市後禮尚往來一般講了這邊的一些事情,其中就包括了芝士火鍋。她強烈建議我要試試,這是她們的傳統經典美食,大概像是中國的餃子。期間很有趣的是她問我到過歐洲哪裏,我掰著手指從瑞典挪威數到芬蘭德國,她一臉震驚,認爲我是個旅行愛好者,還激動地問中國我是不是也走完了,我很慚愧的告訴她並沒有,我中國到過的地方可能還沒有歐洲多。(真實原因是我沒辦法說出我是個懶人這種話=。=)後來我倆都把這事情歸咎于中國實在太大了。

意外的是,一般外國人談論起他們去過的中國城市基本都是北京上海或者香港台灣,但這個小姐姐卻眼裏冒星星地說她最喜歡的地方是少林寺。中國功夫太吸引人啦!

于是,我聽話的去試了試芝士火鍋。

味道嘛,很強烈,但比我想象中的好,有機會的可以嘗試。

就在晚餐之後的回家路上,我覺得天空異常的漆黑。並且總覺得心裏發毛,擡頭看過去其實晚上的星光很明亮,不是那種雲彩或者霧霾遮擋住的感覺,可是你總會覺得在這片坦蕩星空下藏著什麽可怕的東西,甚至有點毛骨悚然。

接著當我走進民宿的時候才恍然大悟。

是白天時候的山峰。

他們隱匿于黑暗之中,卻任然在給你施加無形的壓力,並且只有你走近後才會忽然出現在你的視野中讓你意識到你已經步入了這個龐然大物的地盤。



湖光山色又是另一種美不勝收的景致。突然明白了爲何談及湖水古人總喜歡用明鏡來比喻,真是恰到好處。

在這裏真的是隨便走走都是一種別樣的享受,仿佛時間慢了下來,生活慢了下來,思想卻飛了出去,走到了很遠的地方。

這裏有兩個湖泊很有名,一個是布裏恩茨湖一個是圖恩湖。他們被稱爲上帝的藍眼睛和上的綠眼睛。



去綠眼睛的路上沒把握好下車時機,就隨便跳下了火車。

這樣隨性的舉動造成我再湖邊站了兩個多小時都沒能回去因特拉肯。我哪知道這車那麽久才來一次啊【跪

不過我倒是很喜歡這種突發事件。

因爲有時間我開始在這個站台附近散步,難得不是走馬觀花地認真欣賞了湖邊小屋和沿岸山間的住宅。比起上海的摩天大樓這種平易近人的低矮建築真是太親切友好了。

山路上偶爾有跑步健身路過的人,湖面上也會有皮劃艇劃過,但我見到的更多路人(無論年齡)他們的隨身挂件似乎更喜歡綁定滑雪板。大概是天時地利的緣故,在因特拉肯通往少女峰的列車上滑雪的乘客幾乎占據了70%。本地人也看著不在少數。

腳下的落葉和樹枝之間總是會藏著幾個松果。這讓我很開心。在這裏可以見到些不同的掉落物讓人有種確實身在異國他鄉的激動感。我其實試圖撿起松果並把它們帶回去的,總覺得這些東西可以在禮物包裝時候有些作用。但很可惜聖誕節已經過去了。

坐車跑去施皮茨的時候我是打定主意不往湖邊走了。

沿著彎彎的山路有些費勁地慢慢接近圖恩湖,我再半山腰的長椅上停下了腳步。大概是在下午三點左右,但是已經有了夕陽西下的征兆。北國的冬天下午總是短暫的。其實已經很好了,去年在特羅姆瑟我甚至一天都沒能看見陽光。

風開始變得更淩冽起來。

我癱坐在長椅上,看著腳下的湖水和遠處的山,沐浴著不是那麽強烈的陽光竟有點想睡覺。那些山峰的倒影和雲霧把瑞士雪山弄得影影綽綽,總給我一種東方水墨畫的錯覺。似乎出國之後你會發現,你嘴上說著你沒什麽思鄉之情,但心裏總會時不時地把這種情愫拿出來,讓它撩動一下你最脆弱的那根神經。

我掏出我的中老年保溫杯喝了一口熱水。